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網絡安全-->新聞-->“棱鏡門”暴...    
 
 
“棱鏡門”暴露安全盲區

發布時間:2014年12月2日  點擊數:1441

 

美國政府與9大互聯網公司深度合作,通過包括代號為“棱鏡”在內的多種項目,秘密地進行網絡數據監控。一個沉甸甸的問題拋給了我們:網絡信息安全,中國暴露了一個“盲區”。

長期以來,中國信息安全關注的重點是網絡攻防與內容合法性,對于通信設備安全方面則形同無視。由于全球電信設備和技術的發展及應用嚴重失衡,美國處于絕對主導地位,全球核心信息技術、關鍵基礎設施以及國際互聯網的技術標準和運行管理,被美國所掌控。不管哪個國家對之造成威脅或危害,美國政府只消啟動網絡戰武器,通過分布于各國核心節點的通信設備連接,便可無聲無息地讓對手陷入混亂。

棱鏡門事件讓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未來的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和發展的問題。

棱鏡門給中國最大的啟示是尚缺乏國家層面的網絡空間發展與安全戰略。所謂“善弈者謀勢,不善弈者謀子”。斯諾登所揭發的棱鏡門事件使網絡空間這一全新領域的發展與安全問題成為世界性的焦點論題。如果依然停留在傳統的信息安全和網絡安全的層面,沒有從網絡空間的全新泛式下思考安全戰略問題,將阻礙國家未來發展步伐。

我們認為互聯網絡空間為中國崛起提供最為寬闊的平臺,足以讓中國與世界其他各國共享網絡空間帶來的巨大發展機遇。然而面對網絡空間發展與安全挑戰這一國際性課題,中國也需要站在國家戰略能力高度,積極制定中國的網絡空間戰略,同時國家網絡空間戰略能力同樣要注意戰略力量與戰略目標相匹配。既不能過于悲觀,又不能效仿網絡霸權國家,而是制定適合中國國力和發展理念的網絡空間國家戰略,主動把握和適應未來網絡空間演變趨勢。

建立國家網絡空間戰略,首先須認清當前對網絡空間理解上的誤區。樹立“一個中心”思想,即戰略的主體是網絡空間(Cyebrspace),而不是傳統的信息,也不是網絡。如果將網絡空間比喻成為一個人,那么信息是肉,網絡是骨。網絡空間對應的是現實的物理空間,而對應兩個不同世界。因此,網絡空間戰略與傳統的信息戰略和網絡戰略代表工業時代和信息時代兩種不同的思維模式!

其次,從兩種范式(沖突與融合)的角度加深對網絡空間的理解。一種是傳統范式,又叫做大教堂范式,另一種是新范式——互聯網范式,又叫做大集市范式啊。它們分別代表兩種思維模式和兩種世界觀: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集中式與自組織,控制式與動員式。傳統范式更適合于現實空間,新范式更適合于網絡空間,對于國家來說,現實空間和網絡空間是相互作用的,所以兩種范式不是非此即彼的關系,而是需要兩種范式協同和融合。

再次,重視通信網絡關鍵基礎設施安防。在我國,由于歷史原因,多種國家核心設備系統依賴外國公司提供的電信網絡系統而運行。這些智能化的核心設備包括電力網、銀行及金融系統、能源系統,以及鐵路和航運通道,無不高度依賴于計算機網絡控制系統。棱鏡門事件警示我們,這些由外國公司提供的關鍵基礎設施系統存在極大的國家安全風險,由于一個系統中的故障會導致其他關鍵設施的故障,因而,關鍵基礎設施中的故障會破壞性地影響現代生活的各個方面,從而導致短缺停工,進而影響整個社會的穩定。

總之,為了推動我國產業的發展,保障我國信息網絡空間的安全,我們應當借鑒網絡發達國家經驗,旗幟鮮明地表達我們堅決維護“國家信息安全”、保障公眾信息安全的決心。政府應該提高對信息產業鏈安全的重視程度,把網絡核心基礎設施安全提高到國家安全戰略的高度,制定并公布《網絡安全國家戰略》及《確保信息安全的國家戰略》,努力設計一種戰略來應對信息安全威脅和保護自身利益,通過不斷改變信息安全戰略,來確保國家的網絡空間的穩定與安全。(《網絡強國:中美網絡空間大博弈》作者:方興東、胡懷亮)

 

版權所有:山西職業技術學院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塢城路115號  郵編:030006  晉ICP備05008075號

 

聯系電話:0351-7015346  網站制作:山西職業技術學院 信息中心